乌鲁

一早发现轰出下无数评论……

只是我不太会用现代人的软件一类,要的加我QQ好了,2854993017……

嗯,村里刚通网……支持

蓼丸:

劍鬼始,殺伐決,錯離正道淬雙劍。碧落生,黃泉死,一劍終末得遂願。

剑鬼因杀而生,因杀而灭。碧落黄泉思念转圜一瞬间,却因剑上傲意愿入地狱。杀无生之名曾是他的污点,自此,杀无生之名已该成为他的骄傲。

 特別感謝@乌鲁公舉幫我寫創作理念23333




-----------------------------------------------------------------------

(我是台灣區...)

終於畫好了,這一個月就在忙這會,還有大大小小的事情塞著,

圖釋義 : 無生被騙(。

退坑

刚才发的那一遍有点误导,所以重新订正一下:

目前答应要更完的周叶的ABO那篇写完就先退坑了,回来是肯定回来,但是是什么时候说不清楚。

谢谢大家的宽慰,虽然很冷静的在回复,可是眼泪停不下来,这个样子自己想想都觉得搞笑,于是一边哭一边笑,像个精神病院出来的一样。

这里是乌鲁,谐音无路,曾赌上一切智慧、运气、努力不让自己无路可走,要踩出自己的未来。现在也一样,以后会努力。

谢谢你们的支持~

【周叶】如果我们相遇在ABO世界我还是会喜欢你

                     (23)回想起来的




        周泽楷又从梦里醒过来,没想到睁开双眼后看到的是包含着喧嚣的骇意的兽瞳,周泽楷惊了一下,野兽却朝着周泽楷嘶吼。耳膜受到了强烈冲击的周泽楷捂紧了耳朵,咬着牙忍着疼痛,他忍不住跪在了地上。耳朵传来的强烈刺激使得他暂时丧失了听力,他睁开眼观察着周围,也因此看到面前的地上有个小刀子,就在走一步就能伸手拿到的位置。






        野兽威慑完这个自作聪明的人类,停止了吼叫,头脑简单的兽类认为眼下这个脆弱的人类对自己没有丝毫的威胁,他缓缓俯下身子,想要享用自己的大餐。他张开自己的大嘴,炽热的气息弥漫了四周,变异狗露出自己狰狞而锋利的牙齿。




      
          就是……现在。




        周泽楷一个侧翻滚,变异狗预想中的食物又落了空,他的下颌撞在地上,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瞪大了眼瞪着那个弱小的人类。周泽楷视线余角瞄过去,和骇人的瞳孔对上了眼,一人一畜都是分外眼红。周泽楷脸色一凛,尽管自己练过扔飞镖,也练的很稳,但是接下去要做的是还是让他胸口止不住颤动,里面的心脏像是不受管控了一样拼命的想要从嗓子眼跳出,令他奇怪的是他心中的畏惧居然全部消失,只剩下兴奋和隐隐占了上风的镇定。





          一定要中。周泽楷拿出自己唯一的小刀,瞄准了方向,用尽了全力,狠狠地扔了过去。被甩出的小刀像是闪电一样“嗖”的飞了出去,怪物却提起了爪子,在周泽楷不可置信的眼神中把小刀拍开了。好像哪里不对?






         不,哪里都不太对。这个情节他是不是经历过?顺着这个逻辑看,周围的一切总感觉是他经历过的。门被撞坏了?对。这个怪物的模样也是一只……变异狗?对。这个世界是不是有问题?





        周泽楷有一种微妙的空间的错位感,使得周泽楷无法认真对待眼前的危机,发起了愣。这一愣在平时可不要紧,但是在这生命危急关头可是致命的。怪物大吼了一声,巴掌带起一阵风迅速拍到了周泽楷身上,强烈的刺激席卷了痛感神经,周泽楷的全身的知觉只剩下了“痛”这一个感官,这一掌把他的怀疑拍碎了,周泽楷意识到了这并不是梦境,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身体的剧痛感导致他双眼发黑,脑袋发昏,这个世界是如此的真实,也是如此的危险。他居然就在怪物面前走神了……





         周泽楷晃了晃头,努力的直起身体,凝聚视网膜焦点,眼前有红色的液体往下淌,周泽楷抬起一只手擦了擦,这是他头磕到墙而受的伤。可是,没空去理这种小事了,受伤什么的在生命危急时刻是可以忽略的。周泽楷这样想着,趁着怪物还没行动的时候他看了眼四周,他发现现在所处的位置离怪物破门创造出的洞口不远。这,是个机会!







       刚才那一下磕到了额头和膝盖,脑袋也不怎么清醒,他不敢等自己的身体恢复过来,怪物可没有那样的耐性,周泽楷爬了起来就朝门口跑。不管现在外边的有多糟糕,城市是不是被这些怪物霸占,这都是他唯一活下去的机会。






        所以,要活下去!!!






        周泽楷的后颈闪过蓝色的光芒,他突然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疼痛感减轻不少,身体也变得轻盈许多,他从脱落的砖墙上踩踏的触感和声音通过中枢系统传达过来,他的步子很稳,细碎的或是尖锐的石块并没有让他滑倒,周泽楷踩着稳健的步子拥抱了阳光。他转个身就朝楼梯口下,大喊着"救命"!他可没有忘记他还没有脱离危险,尤其是身后这个怪物可是行动力迅速的变异狗。







        “救命!”身前的景物在飞速转动,蓝色的栏杆表面粗糙,摩擦在手上微微作痛。周泽楷的双眼变成蓝色,所有的建筑构造在一瞬间变换成简约的立体图形——简单的点、线、面式结构。利用某些点,周泽楷可以把这些视作这些支撑点,利用某些线,周泽楷可以利用反作用力直接往下翻,利用某些面,周泽楷可以借力飞快往下跑。世界在他的眼里变成了极其纯粹的三维结构,周泽楷的大脑和神经飞速运作着,他的眼睛变成了深邃如海而又仿佛洞悉一切的蓝色。可是,周泽楷依旧把关注点放在逃命身上,并没有发现这点。





        周泽楷终于跑下了楼,整个街道寂静的像是从来没有人一样,周泽楷诧异的看了眼四周的楼层,周泽楷住的地方属于老式城区,就是因为这里的邻里关系很好和热闹才没有搬,现在还是白天,变成空城也太……





        周泽楷的瞳孔不自觉放大,双眼盯着旁边二楼上的阳台,窗子上沾着的血迹姑且不说,那双独属于野兽的不含感情的冰冷的双眼实在是太有存在感,像是被鬼魅盯到了一样,周泽楷后颈开始发凉,连奔跑都驱散不出去。该不会,这一片都只有他一个人类了吧?这个念头像是沸腾的水咕嘟咕嘟从脑袋溢出来,但这水往下沁的时候却凉透了,使得周泽楷满心的绝望,还有人能救他吗?





        嗓音不直觉带上颤抖的尾音,听着背后变异狗追上来的脚步声,周泽楷之前消失掉的疼痛逐渐回拢,“救命。”他隐隐察觉到那个怪物已经离他不远了,可是面前依旧没有人出现,“啪”的一下,周泽楷听到了声响,旋即他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往下趴着,变异狗把他踩在了脚底。




         有谁……





         有谁能过来救救他……





        血液从额头流下,糊了周泽楷一脸,他被压的侧了耳朵,倒让他地面在细微的震动,后颈蓝色的光芒忽明忽暗,周泽楷隐隐听到了车开的震动声音,"有人过来了"这个念头让他稍微脑袋稍稍清醒。他听的没错,眼前有辆越野车开了过来,上面有个人扛着枪,朝着这只变异狗射击,四周就都开始喧闹起来,此后就和他没有关联。





       周泽楷昏昏沉沉的陷入沉睡,直到两个人走到他面前。"叶修,这个人还活着啊。"





       "哦,是。"周泽楷听着他们对话,略略抬起头,他脸上的血糊了视线,却隐隐看清了其中一个人的脸,那人长的颇为俊秀,身材挺拔,周泽楷在心里默默感慨着这人好像在哪见过。





        "怎么办?要救吗?"旁边的人在说话,周泽楷却只看着叶修。







        叶修的嘴唇一张一合,吐出两个字来:"不救。"周泽楷愣了一下,这好像是他第二次犯这样的错误了,在他的印象里叶修会救他,也不会这样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真是愚蠢啊,周泽楷冲着面前叶修提起的枪口笑了笑,随着一声"砰",他又离开了这个世界,回到了黑暗之中。





        周泽楷不断下沉着,所有的经历被他的脑袋提取、扭曲,编纂了一些新的内容又重新塞了进去,他痛苦的想要大喊,话化为嘴边却成为两个萦绕不去的名字:"叶修!"他的耳膜听到了无数回音,不,不是回音。周泽楷往下看着,终于看到下沉的尽头,那是一片地面,躺着无数的人,他们的动作一致,在下沉中周泽楷看到了他们的脸和他们的口型,令周泽楷惊讶的是那分明都是自己!他如遭重击,拼命往上爬着,但是完全没有用,周泽楷终于也成为了他们的一员,他看着天上的光团,忍不住呼唤着"叶修",他的时间节点停驻在这里,他的模样终于和其他周泽楷一模一样。






        这里是时间的海,存放着每个时间节点的自己。但是由于周泽楷的信息素暴动,造成了这片海域的混乱,所有的记忆的碎片都破碎扭曲,层层叠叠的幻境也成了现实,拼成了一个偏执而让周泽楷彻底发疯的两个字。




         所以你是为什么要丢下我呢?叶修。周泽楷发出了悲鸣。






(题外话:试着用偏意识流的表达方式来表现这段痛苦,为了防止看不懂,我稍微解释一下。原本只是周泽楷身上的信息素暴走,刺激了大脑,产生了梦境一样的存在。对周泽楷影响最重的人也就给周泽楷产生了最大的压力,周泽楷抗住了多少压力在信息素暴走时就会有多大的反弹,因此在每个世界里周泽楷都要被叶修杀死一遍。

有这么一说,忘记是在哪看的。回避型人格的人在每一次拒绝时候等于杀掉一次本我。周泽楷虽然不是回避型人格,但是在叶修每次拒绝他的时候周泽楷也会有这样的感受。所以,我很早就开始挖坑了,关于次次拒绝这点233333333




PS:过程的疼痛感来自于现实的反射,即周泽楷正面临的头痛、心脏疼痛或者浑身疼痛,和做梦梦见的状况类似。)




















































【轰出】上班族救了一只不良少年


本章名为绿谷观察日记,又名即使是悲伤的故事这对夫夫还在虐狗

这篇暂时完结了,什么时候再写看心情

大概会有ooc,括号内为心理描写,食用注意





        2018年7月9日,星期一,晴。看到日期,轰回头看了一下门口,既没有脚步声也没有绿谷的身影,门还是锁着的。尽管绿谷不在,第一次办坏事的轰感到如芒在背,他的嘴唇不自觉紧绷,紧张的继续往下看着。




        上面写的内容是:今天我出去逛的时候捡回来一个孩子,把他安置回家后我叫了我的一个医生朋友来我家治疗。等到晚上他才醒,身上骨折三处,身上各处有淤青,清醒后的孩子表情显得非常落寞。我尝试和他交流,但是他一句话也不说,也一口东西也不吃,我很担心,看了他一晚上。




       (落寞吗?轰要翻页的手指僵了一下,他自己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会因为这种事露出落寞的表情来……在此刻,轰意识到这本日记是绿谷的视角,里面装着绿谷自己对他本本原原的看法。触摸在日记上的指尖微微发烫,像是正在接受审判的信徒,轰的心跳异常的鼓噪着,按捺住心中的紧张与期待,他往下翻了页。)









                 2018年7月10日   星期二  阴


        今天我做了荞麦面,不知道是不是做对了饭,昨天不吃饭的孩子主动提出想要吃饭了,放心了不少。右手骨折,但是这个孩子还在努力试着用左手吃饭。这样姿态让我不禁开始怀疑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家人在照顾,我问了出口,这孩子却完全不吃了,我真的太蠢了……




      (不吃饭是在想家里的一些事情,和绿谷你没关系,所以不用自责的啊……轰愣了一下,蓦地意识到绿谷比自己所意识到的还要温柔,轰好奇的开始往后一页页翻着)






                 2018年7月11日      星期三  晴



        上班后发现忘给这孩子换药,急忙开车回去后这孩子还在床上坐着,他看着外边的太空,像是下一秒就要消失一样。我发誓再也不问关于这孩子的家事了。

        ps:换药时候我们说了会儿话,之后他就开始回我的话了,开心。






                   2018年7月12日   星期四   晴




        早上醒来之后听到浴室有声音,我看到轰焦冻房间没有人,所以急忙打开,他果然在洗澡!我本来很生气,但是他看见我居然说:“你有没有带沐浴乳,我忘带了。”我忍不住笑了,但是我还是把这个不听话的孩子给带了出去,可是伤口果然还是感染了。


        所以在吃饭时候我说了一句伤口好之前帮他洗澡,没想到他听见后会很吃惊…为什么要吃惊,想不明白……




                 2018年7月17日  星期一   阴


        他说他可以走路了,所以要回去。我却不放心,所以送他回家。我看到他所谓的家,不过是阴暗潮湿的快要拆迁的小房子,里面的环境实在是过于糟糕。发霉了的墙壁,多少天没有清洁过的厨房,潮湿的被子……我看到这些抓住他的手往外边走,我怎么可能让一个孩子住这样的环境!




        2018年7月18日、2018年7月19日、2018年7月20日……一页页纸被翻动,沙沙作响,黑色的墨迹像是翻飞的蝴蝶,随着轰的手指的拨动而飘舞。这本日记里装着从刚刚认识时候的还存在抵触的互相磨合到相互熟悉后的日常小事,回忆就在这种情况下在脑海中自动播映,唤醒了轰很久远的记忆,绿谷的视角给了他不一样的角度去看待过去的事情,视野变得开阔起来,想要证明的事情就这样简简单单的摆在自己面前。




             2018年8月17日   星期五   晴




        和那个孩子成为同性恋人的关系了。男朋友,未来的日子请多多关照!^_^







        这篇日记使得轰所有的疑惑都找到了答案,在绿谷的眼里,他确实是绿谷的男友,不是什么无关紧要的人,不是什么捡回来的需要照顾的病人,而是绿谷承认的——未来还要一起生活的男友……





        所以自己到底是在做什么啊?!





        擅自怀疑绿谷的真心还偷看绿谷的日记本,这是多么可耻的行为!!!

       

        可是……即便如此,自己还是从这样的罪孽里面得到了救赎,他的神明从未厌弃过他,神明依旧温暖的像是天上的太阳,把他的温柔和爱给了自己。他是被爱着的这一事实使得他感到异常的感动。轰合上了笔记本,把它放进怀里抱紧,虽然自己做了相当糟糕的事情,但是,怎么办?




        他现在好高兴……




        高兴到觉得整个人都暖和起来,自己的世界也开始变得更加明亮而富有色彩。轰坐在地上,不自觉把日记本捂进怀里,慢慢的消化着这过于巨大的幸福。在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的时候,有个人从玄关进来,径直走向这个房间,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房门被打了开来,绿谷看到地上坐着的人,他疑惑了一下,"你坐在地上干什么?"




        轰抬起头,看到自己的男友就站在自己眼前,脸上的笑容止不住溢了出来,他喊道:"出久!"




        "你拿的是什么?"绿谷看到轰的怀抱里露出的一个日记本的小角,手中的刚从外面带来的饭盒像是要提不稳了。轰看了一眼怀里,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不对,这种情况不是偷看被抓了个现行吗?他着急的想要站了起来,却因为太急脚歪了下绊了自己一个踉跄,他半跪着抓住了绿谷的衣角,抬头看着他,"你先别走!"




         绿谷看着他焦急的脸,叹了一口气,他看了一眼被摔出去的在地上的日记本,把手上的饭盒放在地上。他抓住轰的手,把他从自己衣角拿开,而轰急忙抓住绿谷的手,颇有死也不放松的架势。




         绿谷无奈的蹲了下来,看着面前已经落下眼泪的男孩儿,头疼的说:"我没说我要走,也没骂你,干嘛要哭?男生的眼泪可是很珍贵的。"绿谷试着动了动手腕,轰的力道一点也没有弱下去。





         轰把绿谷想要逃离的手拽了过来,双手包裹着它然后合十碰了碰自己的鼻尖,身体半跪了下来,神的信徒意识到自己犯下的错,正在向他的神忏悔:"对不起。"





        "所以是怎么回事……你……我日记本里记得并没有写很糟糕的东西啊。"轰这一系列意义不明的举动让绿谷感到十分的迷茫和担忧,是家里发生了什么事还是其他?





         "对不起,对不起……"轰只是说着这三个字,眼泪还在不停地坠落。绿谷看在眼里,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绿谷也半跪了下来,另一个手和轰的手交叠,头轻轻碰了轰的额头,两个人对视着,体温和气息交换融合,绿谷缓缓的绽放一个暖笑,放柔了声音,轻声问道:"是哪里不开心是吗?告诉我好吗?"





        可是不知道怎的,绿谷看到轰直接把脸埋在自己怀里,哭的更伤心了。绿谷这下彻底不知道该怎么做了,本来该生气的是自己,可是自家做错了事的小男友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完全生不起来,反而都是心疼。





        他顺着身势坐了下来,把轰抱紧,拍着他的背,一下一下顺着。他真的完全想象不到,平时那样稳重的轰会哭成这样子。“既然哭了,那就好好哭个够吧。”于是,他这样哄着他的小男友。






        过了一会儿,哭声彻底停了下来,轰却还是窝在绿谷怀里不出声,也不动弹一下,绿谷以为他没有缓过来,也没让他起开,两个大男人安静的交换着体温,感受着对方呼吸的频率,直到绿谷的肩膀酸了。"轰?睡着了吗?"绿谷问道。




        “没有。”轰抬起头来,他的眼角发红,模样显得十分乖巧,“能不能稍微陪我一会儿?”





        “我要去热一下饭,它们现在已经凉了。”




        “那我一起。”




        绿谷点了点头,说:“可以。”  听言,轰站了起来,伸出手来,“来,我拉你起来。”




        绿谷把手搭了上去,借着轰的力量起了身。轰拎起地上的饭盒,两个人便一起往厨房进。看着面前的人和他拉开了点距离,轰忍不住抓住了绿谷的衣角。



       感受到身后的拉力的绿谷回了头,一脸茫然的看着他:“嗯?”





        轰偏了偏头,不敢直视绿谷,小声的说着:“你离我有点太远了。”  看着轰红透了的耳朵,绿谷只觉得小男友有点可爱,15岁说到底还是个孩子呢。





        他接过饭盒,把便当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身后的衣角还被拽着,绿谷没有说话,显然是默许了这种行为。 饭热好了之后绿谷找到手套把饭盒端到了饭桌上,而轰还真就一直拉着绿谷的衣角不松手,像是绿谷身上的巨型挂件。马上就要吃饭了,绿谷不禁问道:“你还要拽多久?”




         轰思考了一下,回答道:“一天?”然后就被绿谷敲了脑袋。





        他摸着头看着绿谷的生气脸,另一只手又悄悄接近绿谷的衣角,绿谷往后移了一下,扶了扶额,“先吃饭,我今天不上班。”





        “不上班吗?”轰睁大了眼睛问道,在他的认知里,绿谷是不会做出不上班的事的。




        “今天周六。”绿谷把买的粥也端了过来,边摆着碗筷边说:“今天一天都陪你,你放心吧。”轰终于放下心,露出爽朗的微笑来。“谢谢!”,他在绿谷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过了会儿他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我还能拉着你衣角吗?”



         “不能。”绿谷爽快的回答了这个问题。


         “哎?”


         “嗯?”绿谷一个眼神杀了过去。


         “好…”轰沉思了一下,又说:“那我能不能抱着你?”





          “不能!”




           “……”


















我写的为什么这么差( ´•̥̥̥ω•̥̥̥` )想要进步

【轰出】上班族救了一只不良少年

本来只是给 @蓼丸 写的文,没想到写了这么长?当做生日礼物的小破车原本没有深入的感情纠葛。但是,也不知道是我个人的固执还是怎样,我总觉得不该是这样。

文里的生命都是鲜活的,都是有生命的,为了写肉而写肉是非常快餐文化的行为。因为这样想着,就和丸子讨论很多东西。

丸子也劝我好好写,于是就写到现在才发。久等了~虐心预警。感谢遇见的每个灵魂。

"无灵魂,不肉欲”

写字

突然惊觉我已经写文有两年多了……

我想起了暗搓搓看着点击数和喜欢、推荐、评论的数量的日子

想起了为了码字为了解除屏蔽而熬夜的无数个夜晚

想起来了我文笔不够而达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的沮丧

想起了我发表的自暴自弃的言论又悄悄抹去的时光

两年过去

我还是一样

说不上哪里变了,也说不上哪里没变

有的时候是真的想退坑,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

我还留在这里,其实也不是很懂自己在坚持什么。

抑郁症复发的夜晚

我在寻找能够证明能够切切实实表明我存在的东西

所有的实物不过都是一场大火能够消灭的

没有实感,容易毁灭

醒来之后决定

干脆在虚拟世界找到属于我的现实

大概是这样的理由吗

不过开始写了文字

感谢并珍惜每个路过的灵魂

如果我哪天死了

请在我的坟头扔下一样东西吧

我希望那是我家乡的槐花

伴着香气

我能睡的沉稳

这里乌鲁,一只不常更新的佛系写手。

没有cp,欢迎勾搭。

喜欢周叶,喜欢我英轰出、胜出和大三角(但是胜出不在这个号上发)


谢谢你们的喜欢